政策技术双瓶颈:日本币圈凉凉,链圈还有救吗?

社会新闻 阅读(1366)

年是日本天皇禅的第一年,也就是和玲的第一年 高呼2019年,区块链爆发的第一年和数字现金爆发的一年,对日本来说是一场灾难。

2018年,所有交易所都试图占据日本市场的一个角落,并获得所谓的全球唯一合法的数字现金交易许可证。 仅仅一年多以后,在日本的硬币检查事件之后,财政部的各种紧缩政策完全封闭了自己。 要了解更多关于去年日本货币圈的信息,请在与焦点链相关的日本专题上盖章。

来自政府的持续压力冷却了这个行业的心脏。

每天的镇压是不够的。9月30日,日本金融厅官方网站宣布《面向金融商品交易业者监督管理方针》。该政策表示,由于数字资产中的投机因素等原因,金融办公室今后将对包括数字资产在内的金融商品的组合和交易持谨慎态度。

(日本金融厅官方网站截图)

10月18日,日本内阁发布决议《政治资金管理法》,间接将数字现金排除在“货币和证券”的范围之外 根据内阁决议,向个别政治家捐赠虚拟货币并不违法,因为它不属于《政治资金管理法》规定的“货币”。

在日本政治中,筹集政治资金是衡量政治家能力的最重要指标。所谓政治捐赠,是指捐赠、捐赠、贷款、预付或储存金钱或贵重物品,以影响联邦政府的选举。日本不允许直接向政治家捐款。 然而,这项内阁决议决定,虚拟货币可用于向个别政治家和政治组织捐款,甚至捐赠给政党和其他政治组织的虚拟货币也可能不缴纳公司税。原则上,接受虚拟货币捐赠的政治家个人需要作为杂项收入报告,但只要他们向选举委员会报告,免税是可能的。

同时,为了方便政治资金的捐赠,内阁还计划将数字现金捐赠作为避税手段之一,捐赠数字现金的单位和个人可以享受税收减免。

虽然该政策推动了数字现金的普及,甚至直接推动了数字现金的流通,但其对数字现金的定位和财务部的“固定基调”给行业带来了凉风,引起了主要数字现金交易商的不满。

无论盘子有多大,都无法突破技术和市场的瓶颈。

日本数字现金交易协会(JVCEA)日前公布了日本主要交易所的交易数据。在获得许可的27支正规部队和预备役部队中,只有18支拥有交易数据,而在公开数据中,只有16家交易所可以交易比特币。作为数字现金的大师,不难推断日本交易所实际上拥有高达18家的交易业务

尽管自今年上半年以来,日本金融部门已经放宽了准入门槛,从17家特许交易所扩大到27家“正规部队”,但每个人都嫉妒国内市场的分化。 在10月2日举行的东京b.Tokyo 2019上,数字现金交易所bitFlyer总裁尤桑加纳(Yusan Ghanaian)一再强调,日本的区块链行业缺乏领导者,他在高盛背景下,也迫切希望占据榜首。 在会上,他说:“bitFlyer的交易量一度居世界首位,日本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只有在数字现金方面,在区块链行业,日本才能突破。”

另一方面,几家老牌交易所无法在国际市场上扩张。 据领英驻日团队观察,除了在日本交易量排名第一的bitFlyer和在区块链行业取得一定进展的排名第二的QUOINE外,其他交易所仍在数字现金行业进行调解。

虽然老牌交易所Coincheck可以在交易市场站稳脚跟,但也很难通过,区块链的布局也很不明朗。 母公司蒙乃克斯的总裁松本大非常精明。当天秤座的风吹进日本时,他大张旗鼓地宣布申请天秤座会员资格。然而,脸书最近似乎进展不顺利,公司仍在等待。

链结技术瓶颈更加严重

日本金融机构仍在忙于建设一个“无现金”的社会。 这是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的日本。这种促进消费的数字货币更便于人们消费。在9月举行的日本金融机构2019金融技术峰会上,金融机构代表不断敦促大家积极配合政府的无现金计划。10月消费税上调至10%后,如果使用信用卡、linepay和Paypay等非现金支付方式,额外的2%税(原消费税为8%)将以点数的形式返还给用户。

然而,日本银行行长黑田东彦(Yukihiko Kuroda)在G20财长会议上表示,“没有讨论央行发行数字现金的问题”,日本银行也没有立即考虑发行数字现金的计划。

尽管日本银行金融技术中心负责人高岛良美(Yoshimi Takashima)曾告诉日本连锁集团团队,日本银行的金融技术“斯特拉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目前,日本银行仍然受困于“大银行家”的概念,没有勇气去打破银行

相反,区块链项目在首都银系统的进展更快。 SBI子公司SBI安全解决方案还与日本电气合作成立了新的区块链公司SBI数码信托(DigitTrust),出资3亿日元,SBI占66%,日本电气占34% 日本第三大银行三井住友银行(SMBC)最近也宣布完成区块链实验,并将于今年年底开始R3的马可波罗贸易金融区块链的商业应用。

我们的衰落让创新型企业变得更厚

“我们工作”的衰落使得日本更难走出创业的困境。 众所周知,日本的科技创新企业并不活跃。随着Wework模式在国际上的衰落,一直苦苦挣扎的创新企业的动力甚至更小。

一方面,日本投资的灵魂孙正义一心要把“日本王思聪”以前的朋友带出来 另一方面,一些资源匮乏的早期团队可能面临失去办公资源的威胁,这限制了日本技术创业团队的发展。

(孙正义和他的前泽友到处都在卖)

和玲在第一年与日本不和。 在遭受多次自然灾害后,日本将于明年主办第二届奥运会。日本于1964年推出了新干线等超高技术。日本已经停止了技术创新。2020年日本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来源:连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