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民族音乐新的时代内涵

国内新闻 阅读(1332)

标签专题:时代内涵、民族音乐、艺术文化、新时期民族管弦乐、古琴艺术的进步、姐妹鼓香

的创新追溯中国音乐的历史,吸收相互学习,整合创新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民间音乐的发展逐渐呈现出良好的趋势。

今天,我们正在大力传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创造性的转化和发展,赋予民间音乐时代内涵。作为一项历史使命,我们正在为更多的音乐家承担和实践它。

2019年对中国民间音乐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

7月,经过7年的“中国器乐电视大赛”,近500名专家评委和近6000名国内外选手参加,两个月内举行了一场民间音乐的高水平展示和比赛。 此次比赛调动了当今民间音乐领域几乎所有的资源,不仅总结了近年来中国民间音乐人才培养和创造的丰硕成果,也展示了新时期中国民间音乐日益深厚的公共基础和社会影响力。

几乎与此同时,广东卫视制作的大型中国民间音乐比赛节目《国乐大典》(第二季)也因其轻松娱乐的形式而赢得了很多关注。许多优秀的表演者都很好地表演了民间音乐,展示了当代民间音乐的巨大包容性和艺术表达的无限可能性。

虽然受众和呈现方式不同,但两个节目通过现代媒体的强势传播,从北到南相互呼应,形成合力,清晰勾勒出当代中国民间音乐创新、多元化、自信、宽容的表达方式。

宽容和同化的能力一直伴随着中国民间音乐的发展。

中国音乐的历史源远流长,相互学习和创新始终伴随着它。 从隋唐时期多民族文化的共存到充分消化吸收后的坐位演变;从作为中国寺庙和文人正统高雅音乐的延续的中古秦晓到伴随着胡琴、琵琶、唢呐等“外国乐器”的乡村民歌的繁荣,中国传统音乐从未停止与各种外国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它具有独特的文化容忍度和同化能力,随着时间的迁移呈现出不同的面貌。

近代,中国经历了一场民族危机,中国社会进行了深入反思,吸取了包括音乐在内的西方先进文明的教训。 作为民族音乐发展的先锋,刘天华选择二胡来实践自己的理念。二胡这种原本不受人们重视的民间乐器,通过改进乐器的材料和结构、吸收小提琴演奏技巧、完善乐谱、促进新作品创作等一系列手段,转变成现代民间音乐艺术的代表乐器,影响了琵琶、古筝、扬琴等几乎所有传统乐器的发展方向。 刘天华等人的思想和实践对中国音乐的发展轨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改进”和“创新”成为近代以来中国民间音乐发展的关键词。

首先是物质层面 为了使民族乐器具有更大的音响效果并适应更快的演奏速度,所有民族乐器都毫无例外地进行了形状改革,有些甚至增加了原先没有的机械结构。 甚至作为中国悠久音乐历史象征的古琴,也用钢绳取代了原来的丝弦,带来了工业文明的氛围。 第二是继承的方式 中国传统音乐一直以“口头传心”的方式代代相传。即使它有自己的符号,它也只是一个基本表演框架的提示性文本,为表演者的第二次创作提供了一个剧本空,也成为欣赏的主旨。 今天的民间音乐更依赖专业和学术遗产。学生以严格符号的形式学习标准化和准确的传统音乐(主要是教职员工) 这带来了审美习惯甚至文化心理的变化。 民族管弦乐团的诞生可以被视为这种“改进”和“创新”思想的最典型代表。 最初的民间表演,无论是单独的还是单独的,或者是组合的,都根据交响乐团的模板进行了扩展和重新安排,以上演一首前所未有的国家交响乐。

改进和创新当然有其价值,发展也是一个永恒的主题。但是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回顾历史,从古老而悠久的音乐历史中恢复文化信心,并汲取力量继续发展,这难道不是一种创新吗?

自觉保护和继承民间音乐传统,发掘民间音乐中的文化宝藏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民间音乐的发展逐渐呈现出良好的趋势。 2003年,“古琴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 今年,长期以赢得奥斯卡而闻名的谭盾,以他对《纸乐》的艺术想象再次震惊了美国观众。何迅田凭借其大片《阿姐鼓》成为中国第一位格莱美奖得主,他推出了他的《所有物种的元音乐》(Metammusic for All Species)《声音图案》。从德国深造归来的秦陈文出版了自己的作品专辑,包括唢呐协奏曲《唤凤》、古筝《太阳的影子Ⅵ》等作品,这些作品至今仍在世界舞台上频繁上演。

就像当年的刘天华一样,专业作曲家不仅与新一代的民间音乐表演者和教育工作者一起成为推动民间音乐发展的重要力量,而且由于他们对西方音乐文化的深入全面的研究,成为实现文化观念升华的最早开拓者。 吴曼、郭雅志、吴伟、杨静、高韶青、许可等随着改革开放走在国际潮流前列的民间音乐家是这些先驱中的表演者代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放慢了寻找新事物的步伐,停止了思考,甚至把目光转向“身后”,希望通过记录来保护和传承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变化而衰落甚至消失的民间音乐传统。 其中有寻求创作文化宝藏的作曲家,担心走过田野和书桌的学者,以及努力支持“熏香”延续的民间表演者 在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自信和认可,也看到了责任感和毅力。 在这种坚持中,有一种深刻的历史回声震撼着现代人,就像华音的老调一样。

随着与世界交流的加深,许多来自外国文化的艺术家开始尝试进入中国传统文化领域,这可以看作是当代中国民族音乐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又一个注脚。 其中有许多学者几十年来真诚地理解中国及其无尽的民间和传统音乐财富,如杰克博蒂(新西兰)、琼斯斯蒂菲蒂(英国)、高侯文和聂杰(荷兰) 此外,正如我们在中国器乐电视比赛中看到的,来自不同国家的音乐家试图演奏中国民间音乐,甚至为它创作新歌。 这不仅是一种声音融合,也是一种情感方式。它不再是一种文化好奇心,而是一种在意识形态和精神层面的深入交流和平等对话。

今天,大力继承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创新转型和创新发展,赋予民间音乐时代内涵,是一项历史使命。现在更多的音乐家正在进行和练习。

重印请保留此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