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GDP增长6.2% 消费贡献率占六成

国内新闻 阅读(990)
?

10月1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前三个季度的国民经济。根据初步测算,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2%,比上半年略有下降0.1个百分点。从季度来看,第一季度增长了6.4%,第二季度增长了6.2%,第三季度增长了6.0%,显示出逐步放缓的趋势。

“这种经济是全球经济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的经济体中最快的。与过去相比,我们现在处于中等至高速状态,但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处于高水平。增长。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胜勇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从具体指标看,9月消费,工业和基础设施投资数据较7月和8月有一定程度的回升。其中,9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亿元,同比增长7.8%,比8月份提高0.3个百分点。在工业方面,高科技制造业的比重增加了,对高科技产业的投资也迅速增长。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已连续两个月回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主任刘向东告诉《时代周刊》,在贸易摩擦和全球经济疲软的压力下,第三季度经济数据显示出一定的下行压力,但经济发展的弹性仍然存在。强劲的高科技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增长可以支撑经济增长。

1,消费贡献率占60%

前三季度,消费者贡献为GDP增长做出了贡献。在三大需求中,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的贡献率为60.5%,资本形成的贡献率为19.8%,商品和服务的净出口贡献率为19.6%。

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1亿元,同比增长8.2%,比前两个季度下降0.2个百分点,主要是由于汽车消费。

但是,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增长了9.1%。另外,9月份消费同比增长7.8%,比8月份上升0.3个百分点。

万博新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刘哲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说,在9月份短期政策取消了汽车消费后,消费增长率已经稳定下来。从结构上看,农村消费的增长速度快于城市消费,二者之间的增长率差异呈扩大趋势,表明农村消费升级的潜力正在释放。今后,应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改善供应渠道,从收入和供给两方面提高内需强度。

“在不久的将来,将推出各种类型的消费刺激措施,加深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升级,消费有望保持稳定增长。预计年消费量将增长8.1%,其中是稳定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毛圣勇在新闻发布会上还说,随着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消费环境不断改善,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供给能力不断增强,基本面作用不断增强。消费将继续加强。

2,高科技投资增长更快

除消费数据外,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的工业增加值和基础设施投资数据显示,与7月和8月相比有所回暖。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 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增速比8月份提高1.4个百分点,比上月提高0.72%。

投资方面,1至9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为1亿元,同比增长5.4%,增速比1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八月。然而,在增加投资和地方政府特殊债务新政策等政策的支持下,基础设施投资连续两个月反弹。基础设施投资333,541元,同比增长4.5%,增速比1-8月加快0.3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高新技术产业的产值和投资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前三季度,高新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增速快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1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比重为14.1%,比上半年提高0.3个百分点。高新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2.6%,增速比总投资快7.2个百分点;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增长13.8%,增速比总投资快8.4个百分点。

但是,刘哲指出,当前企业的盈利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投资预期还没有完全稳定,制造业投资和私人投资增长仍在下降。未来,有必要进一步实施减税减费政策,加大对企业环境,尤其是企业最关注的法治环境的改革。

毛圣勇认为,从最近的一些指标中可以看到新的变化和迹象。例如,随着新订单指数和生产指数的加速,9月份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加快了。在过去两个月中,基础设施投资有所反弹; 9月份工业生产者的PPI一直在下降,但是9月份,8月份,PPI却在上升。对产销影响较大的汽车产销量在过去两个月呈缩小趋势。

“这些都是好的信号,加上去年第四季度的基数较低。我认为经济将在今年第四季度保持稳定的趋势,”毛胜勇说。

3,反向循环调节不会放松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中设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预期目标为6.0%-6.5%。 10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部分省政府官员经济形势座谈会,表示有必要“保持稳定增长,使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处于更加突出的位置”。

刘向东认为,经济下行压力的最坏时机已经过去,预计未来下行压力将继续缓解。但是,反周期调整政策仍然不能放松,需要进一步努力应对外部不确定性风险。

“自第三季度以来,国内需求的增长有所增加,并已积极采取了促进消费和投资增长的措施,这将减轻需求疲软的压力。”刘学智认为,预计全年经济增速将落在目标范围之内,反周期的稳定增长需要保持。例如,加快特殊债券的发行和使用,减轻制造等实体的税收负担,并实施消费促进政策。

“但不应该完全刺激它。可以采取稳定的增长措施来防止债务通胀风险和结构性通胀风险。预计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仍可能温和下降至6%以内,增长率约为6.1%。刘学智说。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斌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为保持经济稳定增长,该政策下调了四级利率,即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降息,增加利率。汇率弹性,降低税率。很有必要

其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应坚持“掠夺性”和“定向”相结合,加大对资金使用的监督评估。降息应抓住可控制的通货膨胀的窗口,降低多边基金的利率,降低LPR,并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维护汇率市场秩序,降低外贸企业汇率波动带来的金融风险。

(文章来源:《时代周刊》)

(编辑器:DF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