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具转型新业态三年半累亏1.08亿 营收净利增速放缓

国内新闻 阅读(1395)
?

核心业务遇到行业上限,新业务遭受亏损。老文具制造商晨光文具(603899,SH)的转型是漫长的。

实际上,从性能上看,晨光文具不断提高。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收入从46.62亿元增加到85.35亿元,净利润从4.813亿元增加到8.078亿元。在过去三年中,其毛利率一直保持在25%左右。

但是,由于文具行业的整体疲软,晨光文具几年前就进入了互联网创意产品,但是根据长江商报记者的统计,今天是2016-2019年上半年,年晨光生活博物馆(包括九牧阳光协会)累计损失高达1.08亿元,这种损失状态有持续的趋势。

实际上,在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时,晨光文具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今年6月,晨光文具表示将在现有业务范围的基础上增加化妆品批发业务。

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晨光进入化妆品行业的背后是文具业务达到顶峰这一事实。毕竟,文具产品不仅单价低廉,而且随着成本的增加,毛利也逐年下降。早晨的流行,迫使晨光文具不得不转变。

9月14日,《长江商报》记者就上述损失和改造问题向晨光文具秘书处发出采访信,但截至发稿时,另一方尚未答复。

净利润增速放缓

无法识别的“小”业务,但隐藏着巨大的商机,例如以每笔2元的价格出售晨光文具,实际上每年可以实现数十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晨光文具成立于1996年。凭借深厚的写作技巧和学生文具业务,它已形成了四个主要的儿童,学生,办公室和时尚产品营地。它拥有76,000家传统商店和广泛的产品线。深度处于国内文具行业的最前沿。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晨光品牌已经在消费者心中树立了良好的品牌知名度,但不可避免的现实是,在互联网的深入普及浪潮中,无纸化发展已成为一种趋势,并且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变得越来越流行,并且书写频率正在下降。这也导致市场对文具的需求下降。

根据笔协会的统计,2018年全国笔行业主营业务收入比上年同期减少10.21亿元,增长-5.39%。利润比上年同期减少2.29亿元。增长率下降了19.66。 %。

同时,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文化教育办公用品行业规模以上企业1081家,亏损企业149家,亏损额13.78%,比上年增长1.39个百分点。这也是非常直观的。这说明文具行业面临一定的市场压力。

事实上,晨光文具没有幸免业绩增长放缓的命运。

最近,晨光文具(603899,上海)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公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39亿元,同比增长27.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5.78%;每股基本收益为人民币0.5122元,去年同期为人民币0.4072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记者发现晨光文具的营业收入增长放缓,净利润增长萎缩。 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收入37.87亿元,同比增长35.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9.61%。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今年4月,晨光文具召开了股东大会。对于2019年的发展,晨光文具指出,2019年公司计划实现营业收入108.39亿元,同比增长27%。

当时,为实现“十亿”目标,晨光文具表示将通过集中和深化渠道,全面推广大众产品,精品文化创意产品,办公产品和儿童美术产品四大路径。同时继续增加晨光。公司规模的发展,零售店业务模式的不断探索以及晨光科技的加速发展。

但是,半年后,晨光文具尚未达到100亿收入目标的一半。对此,经济学家宋庆辉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晨光文具在文具行业很畅销。利润不高,去年的毛利率也有所下降。总的来说,在传统制笔业中,实现既定目标很困难。”

早上起居室在三年半的时间里损失了1.08亿

为了寻求更多的利润点,随着生活场景的扩展,晨光生活馆(包括九牧阳光协会)已经成为晨光文具转型升级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3年,一站式文化时尚购物中心城光生活馆成立。除文具和文化创作区外,它还出售毛巾,香薰机和其他日用品。另一个新零售形式Jiumu Groceries成立于2016年。它定位为精品百货商店,并引入了许多高端国际商店。文具品牌的目标消费群是“ 15-35岁的女性”。

根据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晨光生活厅(包括九牧杂物社)实现总收入2.31亿元,比上年增长95%。其中,九牧杂物社实现收入1.64亿元,比上年增长240%。截至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在中国拥有300家零售店,包括129个城光生活厅和171个九木杂物俱乐部(直接经营114家,加入57家)。

不过,遗憾的是,它们未能给晨光带来立竿见影的回报,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2016年-2018年,晨光生活馆(含九木杂物社)分别亏损2663.71万元、4114.99万元和3030.04万元,在2019年上半年,这种亏损仍在持续,亏损金额为1043.99万元,三年半累计亏损金额高达1.08亿元。

对于仍在亏损的原因,此前,晨光文具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尚处在快速开店期,所以整体还未盈利。”

9月12日,长江商报记者来到九木杂物社位于武汉奥山世纪广场的店铺,或许是工作日的原因,店中只有寥寥几位顾客走马观花似的闲逛,收银台前更是没有一个顾客付款。

中秋小长假,记者又来到武汉凯德1818商场的九木杂物社店里,可以看到,店中的一些自称“原创”手机壳价位从29.9元到59.9元不等,有学生模样的顾客小声议论着价格有些高。采访中发现,不少顾客直言九木的定价比较高,“在一些小的文具店,和九木差不多品质的东西价格能便宜一半。”

不过,虽然九木杂物社目前仍在亏损,但晨光文具并未放弃其扩店的想法,记者在晨光文具2019年8月机构调研记录中看到,“明后两年都是在扩张期,会加速开店,团队同时也在扩大,未来关注的是管理水平。”

而对于核心竞争力问题,晨光文具也坦言,“九木现在是第三年,零售生意比较精细,难度也很高。零售和消费者零距离,购买体验很重要,消费者辨识度也在提高,目前还没积累很多核心竞争力。”

“跨界”高毛利化妆品谋突围

在新零售市场活跃十足,但晨光文具的动作或许不止于此。今年6月4日,“晨光文具”发布公告称,因业务拓展、销售渠道建设等需求,拟在现有经营范围的基础上新增若干内容,其中包括化妆品批发、零售。

这样的跨度让人吃惊,但这并不是晨光文具第一次接触日化产品。晨光文具控股子公司晨光科力普在2018年10月的一次经营范围变更中,就曾增加了化妆品、清洁用品、卫生用品等若干内容。2018年11月,晨光文具向晨光科力普增资人民币3.22亿元,以推动子公司发展战略的落实。

其实,相较于传统的文具类的主营业务,代理化妆品业务毛利更高,有业内人士表示,代理产品业务毛利率有时可以高达46.32%,而这一数字远高于文教办公用品25.80%的毛利率,或许这也是晨光文具实现跨界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宋清辉看来,“近些年,晨光文具的文具品类线下零售业务的发展不理想,零售店持续亏损。在此背景下,晨光文具选择增加化妆品业务,是为了增加新的盈利来源。但同时,坚守和做好主业也是同样非常重要。”

记者注意到,去年9月份,晨光的固体胶因为质量问题被召回15.36万支,去年3月份某款笔的笔帽也因为设计不科学,容易造成儿童窒息的隐患而被召回11万支。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6年12月,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责令晨光文具停止生产无警示标志或中文警示说明的记号笔,处违法生产产品货值金额10%的罚款63677元,没收违法所得35746元,共计罚没款为99442元。

此外,在风险扫描一栏,记者看到,提示晨光文具存在自身风险155条,其中司法风险高达152条,另外的关联风险提示有103条。

“文创+化妆品”的打法,虽然有一定的先发优势,但也面临着竞争对手对其生存空间的蚕食。在宋清辉看来,“虽然化妆品毛利率高于文具行业,但对目前的晨光文具来说,此次转型升级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考验晨光文具管理团队和运营的能力。”

将如何把原来消费文具的客群转移成这项新业务的客群,还有待观察。

晨光文具转型疲态显露,营收净利增速放缓欲“跨界”突围。

(责任编辑: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