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成正主 京基集团6年狂揽ST康达71.5%股权

国内新闻 阅读(1892)
?

上海证券报

⊙记者夏子航○编辑全泽源

前后花了6年时间,凭借* ST康达(维权),原来真正的控制者处于危险边缘。曾经站在门口的野蛮人京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集集团”)现在终于在房间里了。它将成为* ST康达的绝对“正义”。

这不禁令人惊讶。京基集团对* ST康达的持久热爱来自哪里?

原控股股东别无选择,只能“提交”

8月16日,* ST康达宣布于8月15日收到东京集团控股股份《通知函》。京吉集团,罗爱华,卢伟民,深圳华超投资控股集团于8月15日收购(以下简称“华超投资”)在华超投资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任命京基集团接受罗爱华和卢伟民持有的华超投资100%股权。

根据今年第一季度,京基集团持有* ST Kangda的41.65%,即最大的股东;华超投资持有* ST康达的29.85%。

争夺* ST康达的六年烟,终于在这里消散,华超投资“提交”给了经济集团。

根据《通知函》,股权转让完成后,京基集团将通过华超投资间接持有29.85%的上市公司,加上原直接持股,京基集团将控制上市公司71.50%的股权,控制权这一比例进一步上升。

根据相关规定,京基集团已向除了经济集团和华超投资之外的其他* ST Kangda股东发出要约。要约收购价为18.97元/股,而ST ST康达的最新收盘价为20.95元/股。京基集团表示,要约收购是一项法定的综合要约收购义务,并非旨在终止公司的上市地位。

在此之前,华超投资及其控制人员已经处于危险之中。

根据公告,华超投资的股东罗爱华因涉嫌违反信托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挪用资金和占领职务,仍处于检察机关的起诉和起诉阶段。目前,* ST康达尚未就此案收到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此外,根据该公司于今年1月24日发布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ST Coanda未能在法定时限内向证监会披露2017年年报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中国证监会打算对公司和罗爱华等人实施行政处罚。目前,该公司尚未收到有关处罚的确凿意见或决定。 * ST康达表示,上述事项可能导致未完成股权转让的风险。

战场6年的战斗

围绕* ST康达控制权的争夺,京基集团和华超投资已经打了六年。

最早,京集集团出现了“门口的野蛮人”。 2013年,自然人林芝等人通过相关账户增加了他们在二级市场的持有* ST康达,后来林芝等人将他们的* ST康达19.8%股权协议转让给了经济集团,此后* ST竞争控制康达可以说是一场战争。

双方继续增加持股量,两家公司的持股比例仅相差0.01%。大多数时候,京基集团在华超投资的实际控制下被视为“野蛮人”和“违规增持人”,其股东地位难以承认。

这一变化发生在2018年。当年8月,* ST康达当时的董事长兼前任实际控制人罗爱华因涉嫌违反信托而被刑事拘留,损害了上市公司的利益。京集集团此前后入驻上市公司管理层,并推出了自愿要约收购计划。 2018年11月,经济集团将持股比例提高至41.65%,持有* ST康达,* ST康达的实际控制人由罗爱华转为京集集团董事长陈华。

据报道,京基集团是深圳当地一家房地产企业。其主要业务涉及住宅开发,酒店和购物中心的运营。它曾经被称为深圳的标志性建筑之一,“经济100大厦”。据知情人士透露,* ST康达拥有大量优质的土地储备和房地产项目资源,而这正是京集集团“扣篮式”的意思所在。

主编:田元